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琉璃时代第四章(下)  

2009-03-08 22:47:30|  分类: 《琉璃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莲从苏州河上一条小船中被解救出来,这场初洁的初恋和不顾一切的浪漫的爱情冒险,变成了最残酷的底线之外的生活。这完全超出了一个少女的想象力和承受力。在小船上,美莲被迫接客,不停地被殴打与侮辱,甚至强奸与轮奸。她发现死真的很艰难,因为她每逢有机会可以跳入肮脏的河水结束生命时,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最后关心停住了。

她回到了金家,见到了父母和朋友们。她觉得他们很遥远,远到是两个角度看世界的人。她并不需要他们守在身边,说一些宽慰的话,担心她活不下去。她见他们这样就抱以冷笑,他们怎么能想到,这段时间她唯一学会的就是活着。

凤仪和杏礼隐约了解了美莲的苦难。她们不敢问,也不知如何问,只是尽力地陪在她身边,说些她们认为轻松或愉快的事,可每每气氛反而更加沉重。凤仪感到,美莲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可怕的东西,而她的嘴角,也似乎是在冷笑。

“你在笑什么?”这一天,凤仪终于忍不住了,问。

“笑?”美莲懒懒地盯了她一眼:“我没有笑。”

“你有笑!”凤仪执拗地道:“你不回学校读书,也不理大家,你到底想怎么样?”美莲闭上眼睛,表示无意争吵。“你知不知道你出了事之后大家都急坏了,你爸妈、我、杏礼、还有我爸爸,动用了多少力量,还有那些记者,每个人都在为了你而努力,甚至被打伤,甚至住院,可你怎么能这样,这样不死不活的,对这些人摆出这种态度?!”

美莲听着凤仪急切又伤心语调,不觉冷笑起来,她睁开眼斜了她一眼,这人可真是个孩子。她不耐地挥挥手:“你走吧,我累了,想睡会儿。”

“金美莲!”凤仪站起来,伸手去掀她的被子:“睡睡睡!你整天就知道睡!除了睡你就不能做点别的吗?你弄成这样你还有理了,我告诉你,这事你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你自己!”

美莲啪的一直,反手摁住了凤仪的手。凤仪想挣扎,但是美莲十分用力,指甲深深地嵌进她的肉里。凤仪痛地一下子咧开了嘴。“滚回家去!”美莲嘶声喝道:“别在我这儿撒野!”

“放手!”凤仪咬住了牙。

美莲的嘴角一扯,手更用力了。“金美莲,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凤仪低声喝道:“你放手!”美莲一动不动。凤仪猛地一错手,反扣住了美莲的手腕,美莲没想到她会这个,吃了一惊,向后用力一扯,两个人一起滚倒在床上。

二人在床上撕打起来。美莲就像弄堂里最下贱的泼妇,拽凤仪的头发、撕凤仪的衣服、牙齿在凤仪的身上寻找机会。凤仪被深深激怒了。两个好朋友像两只野兽展开了博斗,凤仪从来没想过,自己在这个时候去打美莲,但是美莲对她的痛抠,她自己的痛疼,和通过这种发泄出的怒火,让凤仪直接领会了美莲的绝望与痛楚。打死她算了,凤仪悲痛地想,打死她我也不活了!

杏礼这时进了房间,她感觉真是世界末日,她最好的两个女朋友,像疯子一样撕打博斗。她起先想拉架,但她们俩谁也不理她,甚至找着机会就打她,不知是谁的指甲用力在她脸上划了一下,杏礼伸手一摸,居然有血!她顿时怒疯了!她比她们大两岁,个子也最高,以往玩笑时推推搡搡她们都不是对手。在美莲失踪的这两个月,她和凤仪都因友谊而承担了许多压力,正常的幸福被打乱了,甚至连她的婚礼都不能尽力的快乐的准备,而此时,正是一个发泄的良机。

杏礼加入了战斗,先是混战,最后,她和凤仪开始联手打美莲。这让她们占尽上风。美莲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她的头发被猛烈地向后拉扯,身体、四肢被拳头撞击,还有乱七八糟的脚在踹她。这种痛打让她想起了在船上被迫接客的日子,每天都是毒打与饥饿,直到你愿意出卖身体为止。她们为什么打她,她们不是她最好的朋友吗?她绝望地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

这痛苦的声音一下子让凤仪和杏礼恢复了理智,她们为什么打她,她已经这么不幸?凤仪第一个流下了泪水,她抱住美莲,她要怎么办?她们要怎么办?生活为什么会如此痛苦,难道那些快乐就一去不再复返了吗?三个女孩相互摸索着拥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我完了!”美莲抽泣着道:“你们不懂,我完了!”

“你怎么会完了呢?”凤仪哭着反驳道:“你有家,那件事情不能怪你的。”

“我已经不是一个清白的女人了,将来没有人会再爱我,再要我,我什么都没有了!”

“美连你听我说,”杏礼擦去泪水,扳过美莲的身体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年轻漂亮又有文化,家里又有钱,还怕嫁不出去吗?”

“你跟我妈妈说的一样,”美莲流着泪冷笑道:“嫁出去又怎么样?人家会真心对我吗?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有谁说女子回头金不换的?我一个女孩儿家,做出这等事,将来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的。”

“那就一辈子不嫁人好了,”凤仪道:“你可以找工作,一样可以养活自己。”

“这是什么混帐话,”杏礼道:“那有女孩不嫁人的……”她想了想,大约也不敢肯定以美莲的处境能找到一个好夫婿,烦乱地泣道:“这种事情都很难说的。”

“我不想嫁人了,”美莲摇了摇头,说:“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凤仪说的有道理。只怕我出去工作,也会被别人瞧不起的。”

“怎么会呢?”凤仪说:“报上又没有说纪今明的事情,你只是被绑架。”

“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美莲道:“前几天因为家里的佣人多嘴,我爸还开除了两个,开除有什么用,嘴长在人家身上,人家要说你有什么办法?”

“要不你出国留学吧,换个环境?”杏礼道。

“我哪儿都不想去,我看见人就烦。”

“要不你去你爸爸的公司上班吧?”凤仪道:“这样就可以工作了。”

“我不去,我在家里丢人就成了,不想到那儿去!”

凤仪和杏礼苦劝了半天,美莲既不想回学校,也不想去任何地方。气氛渐渐陷入了某种无奈,眼看得天色黑了,美莲的心情好了一点,便劝她们回去,说自己想一个人呆着。凤仪和杏礼整理好衣衫,重新梳了头发,方从金家告辞出来。二人上了汽车,凤仪这才想起杏礼的婚礼,问:“你的婚事怎么样了?”

“就那样吧。”杏礼淡淡地:“液仙很担心美莲,我让他过一段再来看她。”

“方先生?”凤仪有些惊讶:“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他还好吗?化工社生意怎么样?”

“就那样,”杏礼叹了一口气:“不死不活地撑着,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还要做下去。”

“他是有抱负的人。”凤仪道。

杏礼黯然地看了她一眼:“你呀,什么都不懂,真是个小孩子。”

凤仪奇怪地打量着杏礼,敏感到杏礼和液仙之间有一丝另外的东西。“杏礼,”她小声问:“你喜欢方先生吗?”

“别胡说,”杏礼立刻打断她:“我已经订婚了。”

凤仪转过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四月春天,正是好时节,去年这个时候,她天天和杏礼、美莲一块儿上学、一块儿放学,周末她们还会去化工社,有时拉上方先生一起去公园,去沙莉文喝咖啡,去楼外楼看哈哈镜……现在想来,那是多么快活的生活啊。可那个,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快乐,也许快乐只能是一种回忆,就好象她和湖心亭里的少年,相遇时并不觉得怎么样,现如今一生一世也许都不能再相遇了,她才觉得,那时候的相见是多么愉快和幸福的事情。

凤仪猛然间有一种潸然泪下的冲动,为美莲、杏礼、和不能再回头的好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