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读者就这样出现在我的视野<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  

2009-07-06 12:44:38|  分类: 一些采访与约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世纪》:当前一方面商战小说日渐成为出版热点,另一方面其文学品质不受好评,你的作品在个中算是例外,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崔曼莉:我本身是学中文的,转行进入了IT行业,但写作一直是我的兴趣所在,在很多文学杂志发表过作品。从2004年到2007年,我一直在写长篇小说《琉璃时代》。这几年当中,一直有职场中的朋友们,希望我能写写他们的故事,即我身边人们的故事。2007年9年,《琉璃时代》三稿完成,我停笔了两个月后,IT行业出现了一件议论纷纷的事情,而这个时候,很多朋友旧事重提,希望我去写他们的生活。于是偶然向必然进行了转化。我化名京城洛神,在网上在线写小说《浮沉》。这在开始只是一个游戏,但是很快,它成为了网络的热门读物,并在出版后成了为畅销书。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对小说的经验的理解,在《浮沉》中自然的保留了下来。比如文本的结构、语言、人物等,和我力求去反映一群人的生活等。虽然这是我的第一本商战小说,但它也是我诸多小说中的一本。

 

《21世纪》:那么现在还是这个游戏的心态?

崔曼莉:不,这个心态在《浮沉》出版之后已经完成没有了。我必须感谢我的读者们。他们在网上成立了很多群,并且网络或线下方式和我联系。他们告诉我他们与《浮沉》如何结缘,又如何因为《浮沉》生活发成了转变,并且,他们会告诉我他们生活中的困惑、迷茫与痛苦所在。这种信任给了我极大的震撼。他们都是职业素质相当高的职场中人,并不需要一本商战职场类小说作为指南,但是很显然,书中最文学的本质,即相似的生活、相似的困惑、相似的价值观,都引起了他们的共鸣。虽然艺术总是与游戏有关连之处,但是我不会对任何一个作品抱有游戏之心。我记得有位导演说过,为了一个观众的相信,拍一部电影是值得的。那么我觉得,为了一个读者的共鸣,写一本小说,同样也是值得的。

 

21世纪》:以从事纯文学创作的心态,投身到类型小说的写作中去,心态上是还遇到了一些困难吧?

崔曼莉:《浮沉》受到质疑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它的畅销。因为在有些人的感觉中,文学是个小众的东西,不畅销某种程度上等于文学,那么畅销,就成了不文学的东西。是有些人不能够理解《浮沉》的出现,加上出版的宣传,他们总是觉得,我为了钱去写作,或者,我为了什么而作,总之,有质疑的声音,也有自此不再交往的。

 

《21世纪》:绝交吗?这听上去非常令人吃惊,像个现代版的许由洗耳。

崔曼莉: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感受。这样一本商战职场小说:大红的封面,职场的题材,包括宣传的路径,会让一些人从文学的角度不能习惯。他们会觉得,这是单纯的商业活动,感到失望和不理解。也许对艺术观念上有坚持的人来说,这更像一种背叛或者一种可笑的商业策划。但是我想时间能说明一切,并且我非常尊重这些希望我在文学道路上有所坚持的朋友。我想,对于文学,每个人都是通过自己自然的方式去靠近的。我不是任何一个人,同时,任何一个人也不能成为我。我天生的性格,我的生活经历,我对文学的理解,对注定了我会有和其他人不同的道路。坚持小众之路,以另外的角度反观人类与社会,是一种文学,那么,深入大众生活,与他们一同在社会上打拼,观察他们的人生,整个社会的发展,同时,坚持文学创作,也许是我的路。我想《浮沉》在一定程度上,对社会是一种有益的补充。因为像开始你提到的,有一种巨大社会情绪需要纾解和宣泄,于是自然会有一些文化产品应运而生。即使没有我这一种写作者的存在,像大家看到,很多身在职场中的人,也开始拿起笔写作。中国社会目前的商业化进程,已经让每个人越来越职业化。这是社会心理的需要,也是社会发展的需要。人们需要对自身景况进行描绘,同时也需要在其中获得慰藉与共鸣。

 

21世纪》:但是如果商战小说是以商场为故事,人事浮沉为主,那么也有论者认为,直接读成功学能获取更多的收益,完全没必要阅读小说。

崔曼莉:我并不这样认为。励志图书或者人生智慧,都不可能取代小说的代入功能。我认为目前导致评论家和出版商对职场小说的一个不准确的看法在于,他们都夸大了这类小说的实用功能,而忽略了它的精神慰藉作用。放大了职场小说的实用性,而缩小了文学的内涵。所有的小说,爱情小说、历史小说等,它的落点都在于小说上。如果不是因为小说的魅力,大家完全可以去看爱情纪录片,历史资料,为什么要看小说呢?所以职场小说在现在还于一个刚刚开始的阶段,我想随着这类作品的大量涌现,人们会对其文学性抱以关注,读者和作者,包括出版商,都会有所警觉与提高。

 

《21世纪》:如何看待对类型小说的文学品质的评论?

崔曼莉:我不主张用所谓的文学标准去衡量类型小说。而且文学标准本身就是多重的。经典的作品,或者说伟大的作品,在一个时代能有一部两部,就说明了这个时代还不算失败。但是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类型小说可能没有必要吧。如果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恐怕现在很多文学作品,也会成为一个非文学的东西。如果让我来点评我的《浮沉》,我觉得我在创作《浮沉》的时候,力求去反映一批人的生活,可能没有到反思的高度。而且我觉得以为我目前的年龄和阅历,去反思会是一件可笑的事情。能够精彩的反映,是我目前对自己的要求。而且<浮沉>的读者们来自于各行各业,他们的小说的要求,是一个读者的要求,而不是一个文学评论的要求。但是,他们虽然不能说出这个小说的结构、语言或者文学性的问题,但是他们同样能够阅读出,这个小说是否好看,是否有真的想法,是否有所真诚的在反映。如果说,纯文学是不考虑读者的感受,那么,我愿意把自己放得比读者们更低。我尊重他们每一个人,并且我认为,他们对文学的不了解,是因为他们的非专业,但是他们本能的感情与人性,在面对文学时,可能比专业人士更加朴素与真诚。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