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琉璃时代》第四章(中)  

2009-02-27 02:18:48|  分类: 《琉璃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天是周日,她像往常一样,去画室画画,傍晚时分才回家到。一进家门,便看见了邵元任,美莲的父亲金伯达也坐在客厅里,旁边还有两个警察。“金叔叔,”凤仪有点惊讶,因为金伯达生意繁忙,每次去金家都难得见到:“您怎么来了?”

“美莲去哪儿了?”金伯达有点激动,站了起来。

“美莲,”凤仪更吃惊了:“她不在家吗?”

“金小姐失踪了,”一个警察道:“金家的保险箱也被人打开了,里面所有的现金和首饰都不见了。”另一个警察接着道:“我们怀疑金小姐离家出走,希望邵小姐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况。”

“我,我最近一直在画画,””凤仪结结巴巴地,觉得大脑轰的一声,只剩下一片空白:“美莲离家出走了?为什么?出了什么事情?”

“凤仪,”邵元任缓缓地问:“美莲最近有什么异常吗?比如,认识了什么人?”

“人……”凤仪猛然间想起了四马路遭遇:“我们在四马路遇到一个人,他说他叫纪今明,是圣约翰大学的教师,还给了我们一张片子,对!就是他,他还说他还知道金叔叔捐献的事情。”

邵元任和金伯达对视一眼,金伯达问:“你们后来和他还有联系?”

“我不晓得。那天他说,他愿意陪我们逛马路,我觉得他很奇怪,我说他不好,美莲还说我不好,说我是小人”凤仪语无伦次地道:“我们俩吵了起来,后来,我画我的画,她忙她的事情,她没有理我,我也没有再理她。”

“这人长得什么样?”警察问。

“长得瘦瘦的,五官很漂亮,名片有名字,还有圣约翰的电话。”凤仪想起小时候被拐卖的经历,不觉心乱如麻:“他,我觉得他不像个好人,你们去查查他!”

警察又问:“还有什么人是你们新近认识的?”

“不晓得了!”凤仪沮丧地摇了摇头。警察合上了记录本:“谢谢邵小姐,你有线索请再通知我们。”

“凤仪,要是有美莲的消息立即告诉我,”金伯达见警察要走,也站了起来,对邵元任道:“邵老板,家门不幸,打扰你了,如果你有什么消息勿必通知我。”

“金老板客气了,”邵元任道:“美莲和凤仪是好朋友,我也算她的长辈,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帮忙。”

金伯达连声感谢,带着警察告辞了,只剩下凤仪与邵元任坐在客厅。凤仪还没能从美莲出走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只听邵元任道:“你每天放学都在外面游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爸爸!”凤仪第二次震惊了,她以为爸爸根本没时间,也没想过要花时间管她。她看着邵元任:“你怎么知道的?”

“我一直派人保护你,”邵元任说:“你这样很不安全。”

凤仪低下头,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怎么能埋怨爸爸不关心自己呢?如果没有爸爸,她不知道会去什么地方,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我只是想知道社会是什么样的,没想到会害了美莲。”

“你害了美莲?”

“是我要去四马路的,”凤仪哽咽道:“我那天就觉得纪今明有点奇怪,可是美莲不听,她和我吵架,我就不理她,我根本没想到她会离家出走,我对不起她!”

“你为什么觉得纪今明奇怪?”邵元任问。

“我不知道,”凤仪道:“我觉得他就像小时候拐我的人拐子,我也不知道哪里像,反正他不是好人!”

邵元任没有吱声,忽然问:“你说那天你们一见面,他就提到金伯达捐款的事情?”

“他说金叔叔捐了很多,他很敬佩。”

邵元任看着凤仪伤心的模样,缓缓地道:“这件事情不能怪你,就算你不带美莲去四马路,她还会遇见那个纪今明。”

“怎么会呢,”凤仪摇头道:“那里会这么巧。”

“天下的事情都很巧,”邵元任冷冷地道:“要怪就怪金伯达,他不应该大张旗鼓地捐那么多钱,更不应该当什么珠宝协会的会长,这些人早就盯上他了。”

凤仪打了个冷颤:“爸爸,你说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邵元任道:“拆白党可能盯上金家了,美莲的事情和你无关,你不要再自责了。”

“拆白党?!”凤仪一下子抓住邵元任的胳膊:“爸爸,你能帮她吗?”

“我的能力也很有限,”邵元任长叹了一声:“不过你放心,如果真能帮的上忙,爸爸会尽力的。”

“爸爸,”凤仪又伤心起来:“要是我早点告诉你,早点提醒美莲,或者早点留意一下她的举动,就不会这样了。”

“凤仪,”邵元任恐女儿受美莲事件影响,就此陷入自责之中,忙道:“人生许多事情,都是前世因果。也许美莲上辈子欠了纪今明的。你现在不要责备自己,而是想一想,怎么能帮助美莲。你不是会画画吗,能把纪今明的模样画出来吗?”

“可是爸爸,我……”邵元任见她还是不能释怀,语重心长地道:“要是你忙着责怪自己,事情就会越来越糟。每个人的命运是不一样的,只有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或许,这就是她的命,你要振作起来。”

凤仪默默地转回书房,开始去画纪今明的肖像。不一会儿,杏礼打来电话,她也知道了这件事,两个好朋友都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只顾着自己,疏忽了美莲,感到很内疚。凤仪说了纪今明的事,又说了邵元任的猜测,杏礼惊恐地道:“我听家安说过,他们家有一位姑奶奶,年轻的时候就被拆白党拐骗过,救回后疯疯颠颠的,不到三十岁就死了。”

“杏礼,”凤仪心乱如麻:“美莲怎么办啊。”

“我爷爷认识一些人,我求他想想办法,”杏礼道:“家安那边我还没有过门,不好随便跟他讲,美莲爸爸也真是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到处去问呢,以后美莲回家,还怎么嫁人嘛。”

“他也是急,”凤仪道:“我也求了爸爸,希望能帮上他。”

两个人万分不安地挂断了电话。凤仪把关在书房里,整夜都在画纪今明的肖像。第二天,金家传来的消息证实了邵元任的猜测,圣约翰大学虽然有个老师叫纪今明,而且也很年轻,但是他说从来没有去过四马路,更不要说与女学生在马路上搭腔了。警局请凤仪去认纪今明,凤仪到了一看,果然不是四马路上的那个人,除了姓名电话,其他都是假的。美莲在家中偷走的金条和首饰,高达一万多元。警察局初步认定“纪今明”是个拆白党[23],但一无证据、二无线索,除非找到美莲,否则就算抓住纪今明,也不能证明什么。案件陷入了僵局,金家无奈之下,拿出五千大洋悬赏美莲的下落。

一个星期过去了,美莲没有任何消息,金家的花红一涨再涨,已经涨到了两万银元。这个数目,让上海滩很多人坐不住了。民国虽然已经五年,上海的社会秩序不仅没有变好,反而更加混乱:人口激增、政治动荡、律法腐败……各种黑帮层出不穷,不要说帮与帮之间斗争激烈,帮会内部也是弱肉强食、此消彼长。烟土、赌馆、妓院、人口,都是牟利之道。这两万花红,虽让人眼红,但也非易取之物。黑道上很快就传开消息,拐骗美莲的是法租界最大的人口贬子集团,组织头目余祥桂。

余祥桂控制着一个精密的网络。他们将人分成两类,一类是男客,由女拆白党出面,引其迷恋骗其钱财,如果对方颇有权势,就借机敲上一笔后脱身;如果对方仅有些钱财,就耗到财尽后把人卖到海外当劳工,或干脆打个“包”扔进黄浦江内。另一类是女客,通常是大家闺秀或富家少奶,由男拆白党出面,乘女客意乱情迷时诱其携款“私奔”,钱到手后,如果家人愿出钱赎人,就再敲一笔,如果家人不管不问,就把人卖入妓院。整个法租界的拐卖案件,都和他们有点关系。这种生意,与传统人口拐卖大不相同,不仅要计划周密、行事妥当,还要有深厚的背景,能摆平随时可能出现的各种势力。

这几年,余祥桂无论对巡捕房,还是青帮中的弟兄,都是重金铺路,黑白两道是路路皆通。但他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他不应该插手其他生意,在八仙桥一带大开赌馆烟馆妓院,犯了众怒;第二,他不应该绑架美莲,给了邵元任一次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