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浮沉第二部:惊涛骇浪只等闲(40)  

2009-11-02 22:43:01|  分类: 《浮沉》第二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雅尼的难缠很快崭露头角。市场部、销售部大会小会斗了十几次,薇薇安的神经质、瑞贝卡的认死理、翠茜的算计,都挡不住她似弱又强的厉害。施蒂夫本以为通过产品经理批折扣,可以从销售部夺权,却不料成为市场部一件天大的麻烦事。

销售们必须汇报给产品经理的,车雅尼除了汇报,还能找出一堆理由,逼着他们批准;不必要找市场部的事情,她也能找出一堆又一堆。每天十几个小时,她可以发无数邮件、打无数电话,要合作、要支持。你说她错,她全是对的,可你要说她对,那简直就是疯了。

市场部每天要处理车雅尼堆积如山却又屁事没有的事情,偶然有人疏漏,车雅尼必大做文章,不是给施蒂夫发邮件,就是给欧阳贵发邮件。因为销售这个季度数字还过得去,陆帆暗示销售们不必急于签单,众人也抱着瞧好戏的心态,看车雅尼和市场部斗法。而每当车雅尼应付不了时,她就会把皮球踢给云海,云海总能稳稳当当地发无数乱七八糟的邮件,打无数纯属浪费口舌的电话,把事情一点一点地扳回来。

很快,市场部便被车雅尼与云海的“内耗式合作”搞得疲惫不堪。其他人尚可,瑞贝卡正在筹办婚礼,更是一团混乱。转眼清明节,她本想趁假日办点事情,不料,车雅尼又发来一堆邮件,节日期间,一天加开两个会议,要协调根本不需要协调的事情。

瑞贝卡觉得快疯了!她去找薇薇安,薇薇安满心想回香港度假,没等瑞贝卡开口,她先用英文抱怨起来:“哦,瑞贝卡,我真是恨死北京了,马上我就要回到香港去了,太好了,终于有个地方可以呼吸了。”

瑞贝卡心想你恨死北京来北京干什么!她赔笑道:“老板,这三天假期,销售部有几个协调会议,我实在去不了,能不能再安排一下?”

“哦,不行,翠茜要陪我去香港,其他人都不合适。”不等瑞贝卡再开口,薇薇安又开始抱怨,瑞贝卡沉默不语,觉得自己从小就梦想的婚礼,几乎不可能实现了。她心灰意冷,木然地听完薇薇安的抱怨才离开办公室。她走到楼梯口,给男友打电话,希望有些事情让男友来做,还没有开口,男友说:“瑞贝卡,告诉你个好消息,清明节我妈要来,你新房布置好了没有,她要住。还有,这几天你陪她在北京逛逛,买几身衣服,她就不回老家了,一直住到我们婚礼结束。”

瑞贝卡一阵凄苦,半晌才说:“清明节我要加班。”

“哦,”男友想了想,“那你加吧,我抽空陪她。”

“可是婚礼还有些东西要准备,还要和婚庆公司去谈,还有好多事情呢。”

“事情从简不就行了吗?”男友不悦地说,“我妈难得来,你总不会让她陪着我办这些事情吧?”

“可婚礼这一辈子就一次。”

“我最烦听到这样的话了!”男友不耐烦地说,“不就是结个婚吗,你至于吗?!”

“你?!”瑞贝卡又怒又伤心,却不敢再多言。过些日子就是婚礼了,她不想惹是生非,“那我自己想办法吧。”

“你给我妈买个礼物,要显得热情些。”

“好。”

男友挂断了电话,瑞贝卡身子一软,靠在了墙上。这婚不结了!她的脑子一闪念,就立即想起已经印好的喜帖,已经拍好的婚纱照,还有,已经买好的婚房。那房子可有她工作七年来所有的积蓄,还有父母给她的陪嫁金!要是不结了,别的人还好说,只怕爸妈那一关,她就过不去啊。

连日劳累,加上心情跌入谷底,瑞贝卡觉得站立都有些困难。她扶着墙挪了几步,也顾不得脏,坐在楼梯上。

“瑞贝卡,”有人轻轻推她。瑞贝卡睁眼一看,是乔莉,“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瑞贝卡强忍着说,可是眼泪却不争气地落了下来。乔莉连忙问:“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瑞贝卡说,“我就是太累了。”

“这样,”乔莉叹了口气,“过两天就放假了,你好好休息。”

“休不了了,三天都要加班。”

“你们现在这么忙?”乔莉惊讶地问,“三天全加吗?”

“那个米兰达,”瑞贝卡咬牙说,“每天给我们找一堆烂事,不知道她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乔莉早已听说,车雅尼把市场部搞成了文山会海、邮件太平洋,她想笑又不敢笑,劝道:“现在事情是比较多。”

“这女人太缠了,”瑞贝卡呻吟道,“我还要准备婚礼,累死我了。”

“你男朋友呢?”

“他?”瑞贝卡觉得一堆不良情绪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他也管不了了,再说,他妈来了,他要陪他妈。”

“也对啊,”乔莉说,“他妈妈难得来,肯定要好好陪了。”

“可婚礼一辈子就一次啊。”

“不就是个婚礼嘛,”乔莉说,“只要你们两个人过得开心就好啊。”

瑞贝卡一下子被噎住了。她又恨又气又好笑,狠狠地说:“你这么好说话,也没见哪个男人来娶你!”

乔莉一愣,不由得乐了,“所以嘛,还是你幸福!”

瑞贝卡看着她的笑脸,叹了口气,“还是你幸福,单身真好!”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瑞贝卡离开了楼道。乔莉站着活动活动脖子和腰。晶通电子的再次邀请如期而至,清明节一过,就要和陆帆再去石家庄。上次见到了联欧国际的杨列宁,这一次看来会是中亚永通了。

这场销售大战,自春节晚宴王贵林说出“谁给我七个亿我就和谁合作”的话之后,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乔莉一边学习国企改制,一边完成新信的单子。詹德明偶尔给她发发短信,或者吃顿饭,周雄不知在忙什么,几乎不登录MSN。当初高压状态下每天忙碌,乔莉觉得挺辛苦,现在才知道,这种纠结的思量与等待,才更让人难熬。她一面活动,一面想着瑞贝卡的话:单身真好!

真的好吗?她摇摇头,婚姻也许有很多问题,可爱情,一定是幸福的事情。

“小乔小乔接电话”,乔莉笑了,这是杭州家里的专用铃声。“喂,”传来父亲老乔的声音,“这些天怎么样?”

“还成,瞎忙着。”

“业务顺利?”

“不错,那个七亿大单又开始忙了,还有两个几十万的单子,在谈着,现在生意不好做。”

老乔听女儿老气横秋地说生意不好做,不禁莞尔,“我寄的国企改制材料你好好学习。”

“好的,谢谢爸爸。”

“前几天杭州有家国企招聘,你妈看到了,说那个职位不错,”老乔慢慢地说,“你有想过回杭州吗?”

“什么?!”乔莉讶然,“老爸,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我没有别的意思,”老乔说,“我是想告诉你,工作压力不要太大,能做就做,做不好就换工作,实在不行就回杭州。现在的社会,只要你肯努力,谁都不能主宰谁的命运,就算是你老板也不能,你至少可以辞职不干。”

“爸,”乔莉笑了,“你不是教我造反吧?”

“我是告诉你,做人要轻松,道理说得容易,做起来很难。”

“好的。”

“北京有合适的男孩,你可以考虑,不过单身也好,没有感情牵挂,你要是想回来,这样更容易。”

“哎呀,”乔莉乐了,“你什么时候说起老妈的话题了。”

“我的出发点和你妈不一样,”老乔笑了,“我是从实际出发,而且我认为婚姻这种事情不能着急。婚姻幸福不是以结婚为目的,而是以结婚为开始,如果急着出嫁就舍本逐末了。”

乔莉心中一暖,她赞成父亲的理论。是啊,嫁人如果不幸福,那真的不如单身了。

 

 

清明节乔莉的安排很简单:打扫卫生,做客户方案;同时应约和詹德明吃泰国菜。詹德明新迷上了一位售楼小姐,只是售楼小姐节日回了老家,他不想一个人闲待,就约了乔莉。

詹德明看惯了美女高贵娇艳的模样,对着不施脂粉的乔莉,不禁意兴阑珊。二人吃到中途,詹德明忍不住说:“安妮,说句不应该的话,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多打扮打扮。”

乔莉看了看自己:牛仔裤,羊毛衫,短风衣外套,问:“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詹德明说,“我把你当朋友才说的,你看看你,出来吃饭,脸上要化妆,你的手,也要去做保养,把指甲修得漂亮些;还有衣服,你个头不高,还是穿裙子漂亮,牛仔裤虽然好,太学生气了。”

乔莉乐了。她忽然想起去年方敏给她介绍的阿士利,那个精致无比、最后连一毛钱也要AA的上海男人。她眨了眨眼,问:“这很重要?”

“重要,”詹德明差点一拍大腿,“对男人来说,尤其重要。”

“还有呢?”

“你得性感一点。”詹德明呵呵笑了,自从听说了施蒂夫拿着定价的事从销售部夺权之后,他对乔莉的态度就有了改观。他想了想,“得学学琳达,要会发嗲。”

乔莉哈哈笑了。詹德明看着她快活的模样,觉得她也有她的味道,自成一派,忍不住问:“你老实告诉我,你对我有过想法吗?”

乔莉嘴一张一合,差点咬到舌头,“乔、乔治,”她结结巴巴地说,“你不会认为我……”

“算了算了,”詹德明一挥手,“我知道你全部心思都在工作上。不过之前施蒂夫帮你忙,我还以为你和琳达一样,后来才知道原因。你啊,太嫩了!”

乔莉的脸红了。詹德明冷笑一声,“我以为你献身搞定了他,原来被人利用,报了一箭之仇。你也不吃亏,白赚了一个单子。对了,你老板没看出什么?”

“看出了,”乔莉感慨地笑了笑,“但他没说什么,只说事情不能完全怪我。”

“你老板不错,”詹德明吃了一口菜,一边嚼着一边说,“这职场如战场,男人玩玩还可以,女人没必要拼命,听我一句劝,赶紧找个好男人嫁了吧。你这小模样还凑合,学着打扮打扮,钓金龟婿你是没戏了,找个能过日子,让你不上班也饿不死的,估计问题不大。”

乔莉又乐了,“你呢?你怎么想?”

“我?!”詹德明看了看她,“我肯定不找你这样的,像我这种身家收入,怎么也得找个大美女,关键还得年轻。”他眨了眨眼,“不能超过二十五。”

“切,”乔莉笑道,“庸俗!你是不是有对象了?”

“有一个,条件不错。”

“你是不是动真格的了?”

“也谈不上,走一步看一步。”

乔莉轻轻叹了口气,“你这人看起来不像好人,其实人蛮不错的。”

“我?!”詹德明摆出要昏过去的模样,“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但你人不错,记住,嫁人要趁早,其他都是废话。”

乔莉带着“女人要打扮”和“嫁人要趁早”这两句总结回到了家。时间一晃一年,她自认为时光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怎么到了旁人那里,就成了洪水猛兽?怎么打扮才叫打扮?她觉得自己还好。至于“嫁人要趁早”,她还是赞同父亲的意见,婚姻是以结婚为开始,结婚本身不是目的。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