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不得不说的话,写在陈琳走后  

2009-11-05 21:36:22|  分类: 生活的记忆(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雪纷飞的那个夜晚,我和两个女友坐在三里屯的酒巴。窗外雪花飞舞,不时走过几个穿着怪异的老外。这一天是万圣节。这感觉不像在北京,倒像在异地。雪下了一夜,第二天,听到的不仅有寒冷的消息,还有一个歌手,或者音乐人,或者艺术家离开人世的消息。

我很喜欢她的歌,比如爱了就爱了。两个月前,还在新光天地偶遇过。当时我只看了她一眼,认出了她是陈琳。人走了,当以沉默表示哀悼。虽然我的浮沉二上市了,虽然我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不过,对于这样一个人的离世,我依然觉得惋惜。可能常人无法理解,一个搞艺术的人内心的敏感与脆弱。一个不敏感的人,无法超越常人感知世界,可一个对世界感知丰富的人,往往是对爱要求强烈。这爱包括爱情,也有友情、亲情,甚至陌生人的微笑。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没有巨大的理解力与宽爱心,真的会是一场灾难。

这个话题不免沉重。虽然大部分的人们不会像她一样敏感多情,但人心都是有感情的,也都会因这样那样受到伤害,遇到挫折。在此,与读者们分享一段《琉璃时代》,这是凤仪在得知雅贞姑姑因情自杀后,大病一场,当亲生父亲方谦来看望时,父女二人的对话。

无他,借方谦的口说出我的观点:活着,是人应该做好的第一件事情——不管遇到什么!

 

方谦看了看她,没有再问。他们慢慢走到了老城墙,这里搭建了不少棚户。自1911年以来,大量的灾民不断涌入上海,形成了特有的棚户区:简陋的房屋、破旧的衣服、异域的方言……这里充满了努力求生的气氛。凤仪走着走着,渐渐觉出自己和这儿的不同,不少人好奇地打量她,还有人对她吐口水,或者视而不见——她显然不是这里的一员。

“凤仪,”方谦道:“我一直在外飘泊,把你托给外公,外公走了之后,又把你托给邵叔叔。你很埋怨爹爹吧。”

“没有,”听到爹爹温和的自责,凤仪心内一酸:“外公和爸爸对我都很好。”

“你知道爹爹的理想是什么吗?”方谦看着几个在棚户区里玩耍的孩子。凤仪摇摇头。“爹爹的理想,就是让更多的孩子过上凤仪一样的生活,至少,有饭吃有衣穿,能接受良好的教育。”

“这个,很难吗?”

“很难,”方谦沉重地道:“至少在现在的中国,很难。但是,爹爹一直在努力。”

“爹爹,”凤仪忽然问:“雅贞姑姑的死也是一种努力吗?”

方谦思虑良久。她不是小孩子,需要更慎重的评价:“我不清楚雅贞小姐是出于努力还是出于放弃,但是爹爹不喜欢轻言就死。就像你今天看见的这些人,他们因为战乱或者灾害离开自己的家乡,来到上海,就是为了活下去,为了活的更好,这就值得尊敬。”

凤仪全神贯注地听着。方谦说:“你记住,活着是人的根本,是人应该做好的第一件事。”

“不管遇到什么吗?”

“不管遇到什么!”

凤仪觉得一股气流在胸前翻涌,方谦看着她眼睛里闪出的光彩,欣慰地点了点头。她问:“爹爹,如果绝望了怎么办?”

“放弃,从头再来。”

凤仪想起刘雅贞等待邵元任的表情:“如果不能放弃呢?”

方谦隐约明白了凤仪的所指:“承受。”

“承受?”凤仪有些迷茫:“那不是很痛苦?”

“承受痛苦,并且承受时间,时间会让痛苦减淡,然后给予新的欢乐。”

“就像爸爸那样?”

“是的,”方谦说:“所以不必担心什么,他会好起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