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浮沉第二部:惊涛骇浪只等闲(44)  

2009-12-05 00:39:00|  分类: 《浮沉》第二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一早,乔莉与陆帆回到了北京。中午,瑞贝卡约乔莉去餐厅吃饭,商量婚礼细节。两个人吃完饭出来,路过赛思中国楼下的星巴克,乔莉无意中看见陆帆坐在一个拐角,而陆帆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她一眼认出了,正是周雄!陆帆找周雄谈什么?乔莉心中暗想,刚刚从晶通电子回来,他们是急于谈中亚永通的方案吗?

坐在拐角的陆帆身体前倾,周雄也尽量靠前,两个人把声音压到最低。陆帆详细地叙述了徐亮对于中亚永通方案的解释,并告诉周雄,中亚永通拒绝和赛思中国合作。周雄仔细地听着,等陆帆说完,他沉默良久,抬起头看着陆帆说:“中亚永通这个方案,无异于慢性自杀,如果他们愿意合作,那表明他们对这个方案还有一些信心。现在他们一口回绝,我认为他们做了一个只能改制的方案。”

“你说得再清楚一些!”陆帆看着周雄。

周雄微微苦笑,“他们的改制方案,确实在改制期间可以让事情顺利进行,但改制完成后,几乎很难将企业盘活。也就是说改制是可行的,但发展是不可能的。”

“你是说,中亚永通要把晶通电子做死?”陆帆惊讶地问。

“他们可能只想赚改制的钱,对后续的事情没有想法吧,”周雄犹豫地说,“但是现在下结论太早了。不过联欧国际的方案我认为也不可取。”

“说说看?”

“联欧国际的方案从执行上来说难度太大,当然了,如果能够按照这个方案成功改制,后续的企业是可以发展的。可是,这么大难度的改制,我认为几乎不可能完成。”

“你是说……”陆帆皱起了眉头。

“联欧国际的方案如果执行,晶通电子等于快速自杀,中亚永通等于判了一个死缓。”

陆帆没有说话,心里倒吸一口凉气。他看着周雄,“有没有第三种方案?”

“恕我直言,”周雄说,“第三种方案可能就是指你们和SK(SILTCONKILO),当然了,从券商的角度还可以拿出第四种、第五种、第六种方案,但是晶通电子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他们放弃了地皮,又把所有的债务背在身上,不管换哪种方案,换哪个券商来做,成功的可能性都很小。除非他们愿意清除一部分负担,或者愿意留下市中心的地皮。”

“据我所知,”陆帆说,“这是不可能的,这是王贵林成为晶通电子第一把手的原因。”

“陆总,”周雄看着陆帆,“这个案子你们还要再跟吗?风险太大了,几乎是个无底洞。从朋友的角度,我劝你们放弃。”

陆帆点了点头,“谢谢你的支持!今天你的意见我会转告云海,同时汇报给老板。晶通电子要不要跟,我一个人决定不了。”

“总之,一切小心。”周雄看了看手机,“我下午还有会,告辞了。”

两个人站起来,互相握了握手,陆帆目送周雄远去,心中无比沉重。他迅速上了楼,找到云海,将周雄的意见说了一遍,云海建议他立刻将情况汇报给何乘风,陆帆想了想说:“我估计何总会和我意见相同。”

“哦?”云海问,“什么意见?”

陆帆笑了笑,“就算晶通电子没有希望,我们也要打下去,要给总部一个信心,要给销售部一点时间。”

“可是如果要跟,”云海说,“会牵扯你大量的精力。”

“我向何总汇报完再说吧。”

何乘风的指示果然与陆帆相同,不管怎么样,都要在晶通电子上继续跟进。一方面要给总部信心,也为整个销售部争取时间;另一方面也为和市场部的内部斗争争取权力,同时也为BTT等其他案子分散SK(SILTCONKILO)的竞争压力。

 

就在赛思中国一群人为了晶通电子忙碌时,付国涛与薄小宁停留在石家庄,与联欧国际的杨列宁深谈。杨列宁详细地指出:“中亚永通的方案表面上容易执行,其实是一条死路,于情于理,王贵林都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晶通电子一旦改制,就会面临市场化运作,他要一个毫无生机的企业有什么用?就算他想要政绩,把一个生机勃勃的企业活活做死了,难道又是什么好事吗?”

付国涛与薄小宁面面相觑,这段时间他们也了解了不少关于国企改制的案例、事件,接触了相关的朋友,对于中亚永通的方案他们也听到了相似的意见。付国涛问:“你说中亚永通的方案是个死方案,你的方案就真的能执行吗?”

“我的方案执行起来确实有难度,”杨列宁说,“但至少可以让晶通电子活下去。至于这个难度怎么来克服,这要看改制之后的晶通电子能够给大家带来多少好处,如果这个好处够大,我相信再大的困难也有办法克服。”

杨列宁看着付国涛和薄小宁,“二位,我们在职场打拼不就是为了自己的一份事业吗?现在晶通电子就可以给大家这样的机会。你们看,我们把所有的不良资产全部做死,只留下一块优质的资产,如果SK(SILTCONKILO)愿意和这块优质资产进行整合,并加以相互合作,那么这块资产我们很容易将它包装上市。有SK(SILTCONKILO)的背景在里面,我们甚至可以拿到海外去上市,这样一来,这个企业不仅大有发展,而且不可限量。”

付国涛哼哼一笑,“听起来不错,可我们有什么好处?”

“我可以帮王贵林和你们分别在这个企业里持股,只要企业一上市,你们就会发大财。”杨列宁笑了笑,“当然了,我个人也希望在其中占一点股份。”

付国涛与薄小宁对视一眼,付国涛说:“你这个想法够大胆的,不过能不能做,我一个人说了不算。”

“付总,”杨列宁说,“只要你愿意合作,我们私下还有得商量。但最关键的还是要得到汪总的支持。中亚永通一心要把晶通做死,他们对你们和赛思中国都不会有兴趣,只要我们能够合作,就是我们和你们,或者我们和晶通电子,拿出一个全盘皆活的方案,这样王贵林一定会接受,晶通电子就会满盘皆活。”

“话不能这么说,”付国涛说,“我看他对中亚永通的案子很有兴趣。”

“那是他没有办法,如果他现在就接受我们的方案,那他这个厂长恐怕连命都没有了。”杨列宁冷冷地说,“这种例子我看多了,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样?最后是什么样?能差十万八千里。”

付国涛沉默着,看了薄小宁一眼,薄小宁笑道:“杨总,这样吧,您的意思我跟付总都明白了,我跟付总回到北京,把这件事汇报给汪总,至于将来怎么样,我们还要听老总的意思。”

“可以,”杨列宁微微笑道,“我就等二位的好消息了。”

付国涛与薄小宁点了点头。

杨列宁又加了一句:“你们得快,不然陆总那边我不好交代。”

付国涛眉头一皱,“陆帆也知道这些吗?”

杨列宁嘿嘿笑了,“付总,看你说的,我既然能给你说这样的话,也能给陆帆说这样的话。不瞒你说,我听说陆总今天一早回了北京,想必是和何总商量去了。”

付国涛脸色微微一动,继而笑了,他看着杨列宁,“你这个滑头,这不是摆我们一道吗?”

“这叫明人不做暗事,”杨列宁说,“事情怎么样,还要看两家大外企如何选择。我只不过是棋盘中的一颗棋子,怎么敢隐瞒信息呢?”

付国涛与薄小宁告辞出来。薄小宁说:“付总,他真的会和陆帆商量吗?”

“会,为什么不会?”付国涛冷冷地说,“姓陆的做事一向后发制人,这次却跑到我们前面去了。赛思中国数字压力巨大,我看他们是等不及了。”

“那我们就跟在后面,”薄小宁说,“看他们什么举动之后再动手。”

“没问题,”付国涛笑了,“不过我们已经慢了一步,不能再慢第二步。”他大踏步地朝车子走去。薄小宁喊:“去哪儿?”

付国涛挥了挥手,“回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