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楼》二  

2010-01-15 12:38:00|  分类: 小说《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天晚上,李舒躺在床上,想着他的楼上楼下,左边和右边,除了一间一间的空房间,还是一间一间的空房子,甚至是一层一层的空房间。他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这样的人生何其孤独,而且在这种孤独之中暗含一种诡异。他好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又好像根本没有活在世界中

第二天,李舒便热心的张落起朋友们来新家欢度圣诞的事情。他动用各种途径寻找人:曾经的同事,在北京相熟的一、两个校友,姑姑家的表妹,还有豆瓣上的兴趣小组,还有各种交友网站上认识的人,反正他的家在一个孤零零的楼里,无所谓吵闹。而且他希望这种吵闹的声音越大越好,最好能布满整栋大楼

   在圣诞节来临之前,确定去李舒家过节的人已经有13个,其中有两个是李舒单位的同事。这让李舒很开心,因为他有点喜欢其中的一个女孩。这女孩是西安人,个子挺高、身材壮硕,但长了一张非常小巧的脸,肌肤极其白皙。若她坐在那里,不免让人觉得这是个清秀较小的南方姑娘,人见人怜。若是她站起身来,便觉得她丰美健壮,不免引起男人直接的征服兴趣

    由于她的到来,李舒对这个家的布置格外精心,他买了很多零食和几张盗版光盘,其中有一张是2012。因为她说还没有来得及看,影院便下线了,网上看的效果又不好。为了避免这空旷的大楼给大家带来奇怪的感觉,李舒花钱买了几个福字,分别贴在公寓的入口处、电梯口和自己住的14层楼的两个楼道门口。只可惜,圣诞节不是周末,他必须把活动安排在晚上,于是他又去找物业,希望物业在那一天晚上能够打开整层楼道的灯。物业的回答倒也爽快,因为是过节,所以整个小区都会亮灯,当然也包括从来没有人住过的那些楼道里的灯光。

这样一晃,便是圣诞节,24号晚上,李舒的表妹一早便到了他那里。这孩子今年刚刚21岁,还在上大学,长得圆胖圆胖的,一看便是个北京大妞。其他的人还没有到,她已经吃掉了半盒巧克力。李舒也不好意思说她,毕竟他就这一个表妹,加上姑姑又极为溺爱她,他也不好说什么。晚上8点,人陆陆续续的到齐了,李舒的表妹并没有像之前约好的,担当起服务的工作,而是坐在沙发里和大家嘻嘻哈哈的交谈起来。李舒只好自己在厨房忙着装果盘、倒饮料和红酒。把这些杯杯盘盘陆陆续续地送到茶几上。除了红酒和点心,这个PAATY说起来也就是大家去一个人的家里坐一坐。不过李舒的新家还是博得了众人的好感。大家都对李舒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辉煌的成就表示出羡慕与赞赏。尤其是那几个单身的女孩们,她们参观完李舒的厨房、卫生间和卧室之后,都对他的整洁表示出了赞赏。

   舒问大家要不要看2012,可除了表妹和那位女同事,所有人都说他们已经看过了。李舒虽然想为自己喜欢的女孩服务,但也碍于众人的面子,只得把那张盗版盘送给那个女孩,让她回家再看。不料,他刚刚拿出盗版盘,就被表妹劈手夺走了:“好啊,李舒,(这孩子从来不喊他表哥,都是直呼其名。)哈哈,你有这东西也不早点交出来,早知道你有盘,我就把盘了直接拿回家看了,省的在这儿和你们干耗。”

   “在我这待着有什么不好?”李舒微笑着,将厌烦按在了心里。

   “你这待着有什么好?”李舒的表妹道:“你一不唱歌、二不泡吧,基本已经OUT了,要不是我妈不同意我到外面玩,我也不到你这来。”

   李舒宽和的一笑,看了女同事一眼。那女孩只是微笑着看着李舒的表妹,似乎并未对2012的失去引以为意。李舒站起身道:“我去给大家再倒点红酒。”他慢慢地走到厨房,去开一瓶新红酒。这酒是在家乐福买的,38块钱买一赠一,喝不出个好坏。他正忙乱,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喜欢喝红酒?”

   李舒抬起头,看见了那张精致的小脸。“我一般,你呢?”

   我也一般。”

   李舒有些慌乱,为了掩饰自己,他又埋头去开红酒。

   你这房子贷款买的吗?”女孩问。

   “贷了一部分。”李舒道

   女孩点点头。李舒突然想了起来,问:“在公司,他们都叫你莎莎,你的中文名字是叫陆淼吗?”

   “对啊。”

   李舒笑了:“我以前有个男同学也叫陆淼。”

   家里人说我五行缺水,所以起了这么一个怪名字。可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还是叫我莎莎吧。”

   李舒点点头:“莎莎也不像英文名字。”

   “本来就不是。”她笑了笑:“莎莎是我的网名,我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陆莎莎,后来又懒得起英文名字,就直译过来。你这名也不错啊,也是男女皆宜。”

   李舒见她连笑带嘲讽,将自己刚才不合适的话又还了回来,表情却是很可爱的模样,不觉笑了。他不敢再多说话,手上一用力,“砰”的一声,打开了酒瓶盖,然后拿着红酒往客厅的方向走。他感觉莎莎一直站在自己的背后,似乎在凝视自己。走到客厅转弯的时候,他不禁回了一下头,发现莎莎根本没有在看他,而是站在水龙头边,正在洗手。她的动作慢极了,一下一下的,水却开的很大,哗哗的流着。李舒忽然有点恍惚。他走进了自己的客厅。这里到处都是人,表妹和另外几个女孩坐在沙发上,笑得咯咯作响。另外有几个男的坐在餐桌旁打扑克,剩下几个沉默着看电视,不时的转着台

这就是一个房子,这些人都是过客,可他们度过这个晚上便会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家。而他则要被留在这里,面对着空荡荡的、连续叠加的十几层的房间。李舒收敛了一下心神,脸上摆出微笑,一一给大家添酒。于是,打牌的继续打牌,聊天的继续聊天,看电视的继续看电。李舒惦记着在厨房里洗手的莎莎。不知道她怎么会洗那么长时间,大约十分钟后,莎莎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李舒瞄了一眼她的手,她的手很白,很长,很丰厚。她走到沙发拐角,翻出自己的包,掏出护手霜,慢悠悠的抹了起来。于是李舒就看她抹护手霜,她抹了一遍又一遍,从第一个指关节到第二指关节,从第二个指关节到手指的指间,似乎每一个细节她都不想放过。于是李舒就这么百无聊赖的看着她,大约足有十五分钟,她才停止了抹手的动作,把护手霜放进了包里。

晚上11点后,众人意兴阑珊,便提出了告辞。李舒要送众人出来,众人都劝他不必多送。但他坚持着,换上衣服,跟着众人出了大门,并抢在众人的前面按下了电梯按纽。不一会儿,电梯到了,众人嘻嘻哈哈的挤了进去。有人问:“李舒,你们这个电梯载重量是多少?”

   哦……”李舒迅速的瞄了一眼电梯的载重量:“差不多十几个人吧。”

   这电梯还蛮新的,”问的人道:“不像我们家的电梯,太老了,每次坐89个人它就叫个不停。”

   “是啊,这个电梯比较新。”李舒道。

   “就是,”另外一个人道:“你看我们这么多人全站在里面,电梯都没有响一下,上下班高峰的时候这样就比较好。”

   李舒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只是勉强笑一笑,电梯不一会儿下到了底楼,李舒一直把众人送到公寓门外。众人一边走一边打量着灯火辉煌的小区,有人道:“这小区真不错,李舒,你的眼力不错!”

   李舒笑了一声:“后面有个花园非常不错,今天太晚了,改天我带你们去逛一逛。”

   “好啊,好啊,一言为定。”众人连声附和。冷不防,李舒的表妹道:“他们这个小区入住率很低的,花园里没几个人。你们要去也白天去,晚上别去,当心花园里有鬼!”

众人不以为意,哈哈的笑了一阵,分别打车走了。李舒深恨表妹多话,但面子上没有流露出来,叮嘱她到家以后给自己来电,又让她不要到别的地方去,立即回家,不要让姑妈担心。几个没走的人见了,不免又夸他是个好大哥。这样一番做戏,直到送走了所有的人,李舒才觉得有了一丝清静与安静。他转回头走进小区的大门,只见今天的小区确实与以往不同,所有的大楼都灯火通明,就连花园那边也传来明亮的灯光。这让李舒心里觉得一阵温暖。是啊,只不过是入住率低了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么好的房子,迟早人们都要陆续搬进来。再说,人其实是很可悲的动物,他那么多天一直觉得睡在空荡荡的楼里,可今天只要他的眼睛看到了灯光,他就觉得这栋楼不再空旷,就好像就有了无数人类的气息。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