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新末路狂花》五  

2010-01-16 23:15:00|  分类: 《新末路狂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办个博士的文凭也行?”

   “行!”我的眼睛也开始闪闪发亮,是啊,名校本科、硕士、博士哪个人不想?如果我能去那样的地方读大学,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步田地。我看着刘悦:“你想办一个什么样的硕士文凭?”

“什么样的?”刘悦一愣:“什么叫什么样的?”

   “就是哪个系的?”我犹豫了一下,接着便说得流利起来:“就是指你是哪个专业的,你是中文呢?还是英文?是计算机还是MBA?”

   刘悦想了想,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此时天已经蒙蒙亮,扫街的环卫工人已经在马路上挥动着扫帚,刘悦喃喃地道:“你知道我当年的梦想是什么吗?”

   “不知道啊。”

   “我,想当一个画家,”刘悦道:“有没有中央美院的硕士文凭?”

   “中央美院的当然好,我伸手拐着她的胳膊,两个人街上边聊边行,“可中央美院的不容易找工作,你想想谁要一个画画的到公司上班?我觉得你还是实际一点,找一个大家都要的专业比较靠谱。”

   “可有的专业好是好,但进去了不会也不行啊,”刘悦道:“你想,我要办个财务的,真叫我做财务,我不懂啊。”

   “那就办个经济管理。管理吗,糊里糊涂的,好像也没什么专长。那姓赵的整天说他是MBA毕业,我看也就是个人渣。”

   “可我不喜欢搞管理,”刘悦道:“我不想跟人打交道,人没有意思。”

   “人没有意思。”我跟着刘悦说了一句,默默地前行了一会儿:“人是没有意思,管人也没有意思,可不这样怎么活下去呢?你不办管理,我办。我张嘴想说我办个哈佛的,转念一想又有点底气不足,于是道:“我办个北大清华的高级管理系毕业,高级MBA。”

   “哎,”刘悦侧过头看着我:“那我不如办一个设计专业的吧?不是纯美术但也相关啊,我可以当个设计总监。”

   “这主意不错,”我高兴的拍了他一下:“中央美院呢,北大清华有没有啊?”

   “我,我不如办一个国外的吧,”刘悦想了想道:“你说这万一要碰上北大清华的校友,打听起来,我们不是,说不下去吗。”

   “还是你考虑的仔细,”我想了想道:“那我也办一个国外的。”我看着刘悦,忽然笑了:“那我们一下子不都成了海归了吗?”

   “对啊,”刘悦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当海归挺好啊,可我们从哪个国家归呢?”

   “美国?”

   “美国没有文化,”刘悦道:“要是欧洲多好啊!至少也是法国。”

   “法国人有什么劲?”我摇摇头:“我还是喜欢美国。那这样吧,我从美国归,你从法国归,咱两个总之都归了,我看挺好。”

   “既然办假证,”刘悦道:“我想把年龄也改小一点,你觉得我办一个24岁的怎么样?”

   24岁的海归?”我看着刘悦:“是不是太小了?怎么着你也25岁吧?”

   25岁也不错,”刘悦点了点头:“至少比我现在小一岁。对了,我想改个生日,我不喜欢我的生日,因为我不喜欢摩羯座,摩羯座的人太老实了,一条道走到黑,我喜欢双鱼座,双鱼座又多情又浪漫,多好啊!”

   “连星座都改了?”我想想,这还真是不错:“对,我也改,我不喜欢金牛座,脚踏实地,做人没有什么意思。我喜欢狮子座,王者风范,到哪里都不怕被人欺负。”

   “那我改一个血型,”刘悦道:“我不要A型,我要O型,O型跟什么样的人都能够沟通。”

   “你改成我的血型啊?”我哈哈乐了:“我就是O型啊,也没见我跟谁沟通得好。不过也无所谓了,我也不喜欢O型,我也改,我改成B型,都说B型比较热情,再说B型血的人比较多,万一出事了,还有人替我输血。总比O型好,奉献大众,大众却不奉献我。”

我跟刘悦这么说着、讲着、笑着,似乎我们没有犯下天大的罪行,也不是前途未卜、生死茫茫。我们像两个快乐的孩子,朝着一个用我们自己的笔勾画出的蓝图迈步前进。说句实话,我来北京这么久,从来没有这种快乐的感觉,并不是说以前不好,或者现在就有多好,而是我又看到的希望,原来有了希望的快乐是这么样的美好。

 

我跟刘悦用路边的公用电话和办假证的贩子联系。根据他的地址,我们坐车去了北京的南城。在南三环外的一片即将拆迁的平房区域,我们找到了假证贩子说的一条街。这里四处都是高楼,而且全部在建设中,只有中间的这块地方,还是密密的平房,准确的说更像棚户。我抬头看着四周高楼上黑糊糊的窗户,这些窗户都没有修建完成,也没有安装玻璃,看上去就像一个一个正方形的洞。总有一天,我也能在这样的窗户里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但是我转念又想,为什么他们像搭积木一样搭起一个这样的楼,竖起这样的窗户,就能变成价值连城的东西呢?变成了让我绝望的原因,变成了让我觉得即使工作40年,也无力购买的,一个让人活得卑贱的理由?!

   “吴红,”刘悦突然拉了我一下,“我们能进去吗?”她惊恐的环顾着四周,“这边看上去都快拆了,安不安全?”

   我一下子回到了现实,只见狭窄的街道上人烟稀少,有几个穿戴怪模怪样的人站在胡同口。其中有一个人,打量着我和刘悦。我心里也有点发毛,但事到如今,只有向前不能退后。我对刘悦耳语道:“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要是我半小时以后没出来,你就报警。”

   “报警?”刘悦愣了:“你是不是疯了,我们怎么能报警?要报警,第一个被抓的就是我们。”

   “那怎么办?”我想了想:“要不这样,我要是半小时以后出不来,你就自己走吧。”

   “不,不行,我不能丢下你,”她飞快的道,回答得十分坚决而且流利,全然不像平常有些口吃的毛病。我内心一阵感动,却听她道:“我们两个人我都怕得要死,要是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肯定活不下去了。”

   我的感动顿时只剩下五成,另外的五成变成了辛酸。这大约就叫相依为命吧。这时,那几个怪模怪样的人散了开来,其中有一个朝我们走来,我很慌,而且很害怕,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刘悦比我更慌更害怕,拐着我的胳膊都打起颤来。我们两个像两只中了圈套的兔子,又着急又紧张,却一步也动不了。这时,走过来的那个人道:“你办证吗?”

   我顿时听出了他的口音,他正是早晨接电话的那个人,我的心往下落了一半。“对,我办证。”

 

 

    《新末路狂花》1-4阅读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05626744_4_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