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楼》四(你以为楼是什么?)  

2010-01-20 20:03:00|  分类: 小说《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舒不能相信。到了晚上,他坐电梯上到21楼,楼道空荡荡。他走到2108前,按响了门铃。门铃在门内发出“嘀嗒”的声音,声音很长,听起来极为悦耳,但没有人开门。

李舒不死心,又坐电梯来到楼下,仰头张望。整座大楼,所有的窗户都是黑的,只有14楼和2楼亮着两道孤零零的灯光。李舒不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太诡异了,到底是谁给他写信?还冒充一个空房间的主人?

难道真是表妹?她没心没肺的,干吗费这么大周张?单位同事?也不像啊!等一等,他在心里盘算,知道自己准确地址的,除了父母、银行,就只有那天圣诞节晚上来过的13个人。他们全都有这种嫌疑。可谁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难道是陆淼?不会吧?自己那天也没说她什么,只说陆淼这个名男女皆用。那还有谁啊?李舒百思不得其解,慢慢地朝回走。路过信箱时,他又忍不住开了一下信箱门,居然有一封信躺在里面。李舒取出一看,还是上次那个人。他赶紧回到家,一进门就撕开信封,打开信纸,几行娟秀的小字跃入眼帘:  

 

李舒你好,我是卓露,我在论坛上看到你的留言了,谢谢你关心我,也谢谢你约我打球,但我最近太忙了所以没有来得及给你恢复。

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今年多大年纪?看语气你挺年轻。我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今年27岁。我妈妈说我生的时候,正好是早晨,她看见窗子外面的树叶上挂满了露水,便给我起名叫露。至于卓,是因为她希望我成为一个有着卓越成绩的人。那不是我父亲的姓,我没有父亲,我母亲一直没有告诉过我,我的父亲是谁。

不知你如何看待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我觉得这样的孩子都会有一些问题。可后来我发现,双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同样有问题。我也就释然了。每个人的童年是不能回避的,我的不能,你的也不能。你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童年呢?我们可否交流这样的话题?我对这样的话题特别感兴趣。我五岁之前一直跟着一个保姆,这个保姆姓查,她是安徽人,对我还不错。但我总觉得她曾经伤害过我,我就是不记得她做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我长大以后一直很恨她。我跟我母亲交流过,她也问我,这个保姆到底干了什么,我却答不上来。

祝你愉快!卓露。

 

 李舒看着信,不知如何办理。难道他要写一封回信,寄给楼上那间空荡荡的房子吗?单身家庭?那天来的人,有谁是单身家庭长大的?李舒忽然觉得这很有意思,至少,他的生活不再那么单调了。鬼怪一说他是不相信的,如果真有鬼,早就来找他麻烦了,犯不着情真意切的给他写信。想到这,他灵机一动,决定给这位卓露小姐写一封回。可遗憾的是他找遍了整个家,也没有找到一张信纸。是啊,现在早就不是写信沟通的年代了。于是他登陆了论坛,在论坛上回了一个贴:你的来信已受到,不日回信。

第二天中午,李舒吃饭的时候抽空去超市买了一沓信纸。现在的信纸做得很漂亮,除了传统的线条型,还有花纹型、香味型。李舒挑了很清雅的一种。既然卓露小姐起的网名叫清水露珠,想必是个清雅的女孩子。买了信纸自然要买信封,李舒想起来,他还要去买邮票,这可真是一件麻烦事。他下班的路上才把一切准备齐,又在外面吃了饭,回到家后,他又洗了个澡,舒舒服服的坐在书桌旁,给这位清水露珠小姐写了一封回信:

 

卓露你好!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你想跟我交流童年,我就给你说说童年的故事。我小的时候家里经常搬家,一会到这一会到那,我上了三次幼儿园四次小学,中学一共六年我上了六所学校。所以,可以说我有着天下最多的同学,可要好的人却没有几个,我像他们当中的一个过客,匆匆的来也匆匆的走。

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工作特别忙,所以我一会儿住在爷爷家,一会儿住在奶奶家,一会儿在叔叔家,一会儿在舅舅家,甚至是他们哪个同事的家里。我是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小孩。家就是一张床,学校就是一个书包。这就是我对童年的理解。很盼望再听到你的故事。李舒。

 

李舒小心的将信折好,装进信封,贴上邮票。在信封上端端正正的写上“腾跃小区5号楼,2108”,收信人:卓露。

第二天一早,他在路过地铁站旁边的信箱时,把信投进了信箱。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受。他已经多年没有写过信,多年没有在往信箱里投信的这个动作了。他不敢确定2108能够收到这封信。如果说她能够收到信,并且根据信的内容给自己回信,那就说明2108确实有人居住,或者有人能够打开2108的信箱。这除了物业就是业主。如果他收不到这封回信,或者她回信的内容和这封信毫无关系,那就说明有人在和自己恶作剧。李舒洋洋得意的走着,对这种恶作剧的结果感到一丝快乐。原来让生活精彩很容易,只需要加一勺味精。

 

   寄出信之后,李舒坐地铁来到了单位。每天乘坐地铁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因为上下班高峰的时候,地铁的人实在太多。难得遇上一两个美女,却常常隔着几个人无法亲近。李舒来到公司,刚坐下来,便看见了陆淼。她拿着一张单子走到李舒面前:“李舒,公司要组织秋游,你选一下?”

  “秋游?去哪儿?”

  “有去坝上的,有去避暑山庄的,还有选择去天津的,反正只在住一晚上。你喜欢哪儿?”

  “坝上吧。”李舒道。

   陆淼站在他的旁边,伸手拿起李舒的一支笔,在纸上勾了一下。李舒见她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袖T桖,胸前轮廓愈发丰满壮大,不免心中一动:“莎莎,你小时候跟着爸爸亲还是跟着妈妈亲?”

   陆淼没有抬起头,但李舒觉得她的整个动作都慢了下来,隔了几秒钟,她轻轻抬起眼帘,盯住李舒。李舒觉得她的表情有一丝幽怨甚至有一丝愤怒。陆淼不快不慢地问了一句:“谁说了什么!?

   “说?”李舒吓了一跳:“给我说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这么问?”陆淼冷冷地道。

   “是这样,”李舒结结巴巴的,脑子飞快旋转,要为自己唐突问话找个理由:“有人说从小跟妈妈亲的人,长大做事就比较仔细,跟爸爸亲近的人,长大做事就比较粗心。我就是问问,你别介意。”

   陆淼的表情更冷了:“我从小跟妈妈亲,怎么了?”

   “没事,没事,跟妈妈亲是好事,做人细致,有好处。”

   陆淼转过身走了,但她很快又折了回来,站在李舒的办公隔断前,盯住李舒看了几秒。李舒心里直发毛,想说话又不敢说。陆淼道:“请你以后不要问这种问题,我没有爸爸。”

   李舒一愣,虽然觉得闭嘴比较好,还是忍不住追问一句:“他去世了?”

   “不。”陆淼斩钉截铁地道:“他娶了别的女人。”说完,她转身走了。

   李舒有点难过,好像他真的是为了探听隐私才这样问陆淼。整整一天,陆淼都对他不理不睬,吃午饭的时候,李舒去约她和几个人一起吃饭,她说不舒服不吃了,撇下众人,径直就走开了。李舒觉得自己无意间伤害了这个女孩。快到傍晚的时候,李舒猛然间想起,卓露是单亲家庭长大的,陆淼也是,难不成是陆淼写信给自己?她是为了玩笑,还是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