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楼》五(你以为楼是什么?)  

2010-01-28 11:22:00|  分类: 小说《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舒每天回到家都去看邮箱,但每一次打开邮箱他都不禁有些失望,因为邮箱总是空的。空的就意味着没有人收到他的信,也就意味着那个所谓清水露珠的来信,只不过是那天到场的某个朋友的恶作剧罢了。
   这天,李舒照例下了班,在超市买了点东西,然后往家走,刚走到门口就被保安叫住了,保安问:“你是那个五号楼的李舒吗?”
    李舒点点头。
   保安道:“有你的信,挂号信。”
   李舒心中一惊,挂号信?
   保安从保安室里取出一个文件夹,请他在签收的那一栏上签字,然后递给李舒一封信。李舒一看就愣了,这是一张非常漂亮的信封,上面画着花花绿绿的图案,看起来颇为可爱。这是清水露珠的回信吗?李舒看了一眼发件人的地址,地址只写着腾跃小区五号楼,没有写具体的地址。李舒疾步往家走,进了门放下东西便撕开了信封。里面不是信,却是一张漂亮的卡片。李舒取出卡片打开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一阵抑扬顿挫的生日快乐歌在屋子里响了起来,原来是一张生日贺卡。李舒笑了,他已经多少年没有收到这样的礼物了。卡片上写着一段文字:

 

   李舒叔叔,很gaoxing你入住这栋楼,我是这里的住户,我叫ranran,我的这个名字非常nan写,所以我只能给你写汉语拼音。我今年5岁了,我住在你的楼上,1504。我很gaoxin认识你,今天是我生日,给你寄张生日卡,和你fenxiang我的生日快乐。


   李舒看着这个充满了童真童趣,还有很多汉语拼音的来信,头皮一阵发麻。到底谁在和他恶作剧?刚走了一个清水露珠,又来了一个什么然然。不用问,1504肯定没有人入住,难道是表妹吗?她抽风了不成?!李舒扔下生日卡,拿起手机给姑妈打了一个电话。
   “李舒啊,你最近怎么样啊?也没有给我打电话。”李舒的姑妈只听李舒喂了一声,便一连串的道:“你那个房子买得好啊,现在北京的房价又涨了,你赚钱了,赚大钱了。当初听我的没错吧,你就是应该买房,你要是早听我的更好了,也许现在早就结婚了,生了儿子了,也省得你爸爸妈妈总惦记你。你这个周末怎么过啊?要不要过来吃饭?还有我上次给你说的相亲的事情怎么样啊?人家姑娘等着回音呢。”
   李舒等姑妈连珠炮似的说完以后才道:“行啊,姑妈,相亲您看着安排吧。”
   “那姑娘的条件你看着满意吗?”
   李舒心想,你什么时候给我说过要介绍哪个对象了?但他嘴上还是道:“满意,满意,您看着好就行。”
   “好,那就这么着吧。”李舒的姑妈“啪”挂断了电话。
   李舒愣了几秒钟又打了过去:“姑妈,小妹最近好吗?”
   “好啊,她回学校了。你找她有事?”
    “没事。”
   “我给你说,她最近该考试了,你没事别找她。上次圣诞节到你那去疯玩了几天,给我好好的唠叨了一顿。你这个做哥哥的不要总是找她玩,要督促她学习。只有学习好才能找到好工作,只有工作好了才能找到好对象,只有嫁得好了才能将来不工作。”说完,李舒的姑妈又挂断了电话。
   李舒苦笑了一声,算了,既然表妹要考试,自己也不去打扰她了,就当小孩子贪玩吧。想到这,李舒挂上了电话。
   由于公司要出去玩,所以李舒准备了一些旅行用的东西。他很盼望这次旅行,希望借此机会和陆淼缓和一下关系。既然确定有人在恶作剧,他对来信的事情也就淡了。旅行前的头一天晚上,李舒吃了饭,下楼散布,照例要路过邮箱。已经几天没有开邮箱了,会不会还有来信呢?他心中一动,不觉走过去,伸手打开了邮箱门。里面果然有一封信,薄薄的躺在邮箱中。李舒不知为什么,看着那封信,觉得脊背有些发凉。他慢慢的把手伸过去,将信拿出来,站在邮箱旁边看着信封,只见信封上寄出地址写着:腾跃小区五号楼2108。
   李舒沉默了几秒,关上信箱门,也不出去了,直接返回家里。他坐在书桌旁,用剪刀小心的剪开信封,把信取了出来。
   

   李舒你好,我是卓露,清水露珠。很高兴接到你的来信,看到你漂泊不定的童年,我很是难过。我一直觉得,我的童年很不幸,没想到有人比我更不幸。可能你觉得你父母都在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你只不过是东飘西荡了一些。但我从小经常寄住在亲戚家里,所以我深刻的体会过寄人篱下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更不用说你搬了那么多次家,还住在爸爸妈妈的同事家里。你一定很孤单吧?没有什么朋友。你知道吗?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布娃娃,所以我有很多个布娃娃,有自己做的,也有缠着妈妈给我买的。像你这样漂泊不定的人,喜欢玩什么呢?靠什么来打发自己孤寂的童年呢?

                                        期待你的回信。清水露珠。


   李舒坐在那,半天回不过神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感到恐怖还是应该感到温暖。有人如此了解他的心意,虽然她来自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他也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可是这样贴近他的心意,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李舒坐了一会儿,觉得眼角有些湿润,抬手一摸,不用问了,那是一滴眼泪。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触摸过这样的东西了。可是今天,他却被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来信打动了。也就是说,他发到2108的那封信,已经被人接收、被人阅读了。
   谁会打开2108的信箱?收了信,而且根据信的内容给他写了回信。到底是谁?那天来的13个人当中,谁会有这么大的权利呢?李舒拿起电话打给了物业,一个值班大姐接了电话。李舒问:“除了业主,小区的物业有权利打开邮箱吗?”
    “有。”
   “那会不会你们根据别人的要求打开邮箱呢?”
   “你说什么?”那位大姐听得糊里糊涂:“说得再清楚一点。”
   李舒道:“我接到了我楼上空着的房子的人给我写的信,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把信放在了她的邮箱里?”
   “你是那个1404的小伙子吧?”那位大姐叫道:“我是上次收水费的那个,你怎么又胡思乱想了?我给你说,2108没有办入住,我们也没接到2108来的信。你这么胡思乱想可不好啊,你是工作压力大还是心情不好啊?”大姐说着说着声音就高了起来,“你要再这样,我就要通知保安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舒道:“我真的收到了来信,不信,您上来看一看。”
   “那你等着。”那位大姐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儿真的有人敲门了,李舒站起来打开门,见大姐站在门外,身后跟着两个保安。李舒苦笑一声,把他们让了进来。那位大姐道:“你说的信呢?给我们看一看。”
   李舒把卓露的回信拿了出来,给他们看了一眼。三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大姐道:“会不会有人给你恶作剧啊?”
   “我开始也是这么想。”李舒道。
   “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保安又问。
    李舒摇摇头。
   “小伙子,”物业大姐又道:“我劝你再想一想,是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人给你恶作剧,我们物业是没有权利随便开业主的邮箱的。我们也不会干给你写信的事。你看看这文笔写得还不错,我们也写不出来。我觉得吧,你就是得罪了什么人,人家给你恶作剧。这事起根上你还得往自己身上找。”
   李舒看着她道:“可她能收到了我的回信。”
   “你说什么?”物业大姐看着他。
   “我是说她的来信是根据我回信的内容写的。”
   大姐和两个保安又互相看了一眼。大姐道:“要不你这样吧,我给你做个记录,你要再出这样的事呢,我们就报告居委会。要是报告居委会还不行,我们也可以帮你报警。但是,我们也解决不了其他的问题。你看这样行吗?”
   “行啊。”李舒知道自己无法再说什么,点了点头。物业大姐和两个保安便告辞出去。李舒关上门便听见物业大姐道:“你们保安要稍微注意一下,怎么老出这样的事情?”保安不知回答了什么,三个人嘟嘟囔囔的便走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