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崔曼莉(京城洛神)

 
 
 

日志

 
 

春节中篇喜剧《求职游戏》第二幕  

2010-02-16 00:07:00|  分类: 中篇《求职游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凯离开了和苹果住了五年的小屋,提着一个箱子。此时已是初秋,风吹到身上有了一些凉意,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张凯有些清醒了:他能去哪啊?他要去哪啊?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吧!但说一千道一万,他不会再回他和苹果的家了。

   这样也好吧,张凯觉得这真的是一种解脱,自己拖累她这么些年了,又没有工作又没有钱,何必这样耗下去?他在街边停下来,掏出皮夹翻了翻,口袋里还有280块钱和一张可以透支5000块的信用卡,这是他现在全部的家当。

   他拿出手机,开始给几个哥们打电话,其中有两个是大学时候的同学,都已经成家立业了。张凯一说明原因,他们都委婉的表示这两天很忙,恐怕没有办法接待他。其他的有的在出差,有的正在开会,话说一半,就把张凯的电话给挂了。张凯迫于无奈,想起一个和自己在网络上打游戏打得很默契的朋友,也是为了打游戏方便,两个人才互留了手机号码。张凯厚着脸皮给他打过去。对方问清楚他是谁后显得很高兴:“哥们,约我打游戏啊?我这两天正出差,忙得要死,顾不上呢。”

   “非也非也,”张凯不敢再说自己的近况,含糊地道:“为打游戏和老婆吵翻了,老婆把电脑砸了,把我赶了出来,心里郁闷,找你聊聊。”

   “哎,”那人哈哈笑了:“我当是什么大事,这事我也遇到过,没事,她气几天也就消了。哥们,你在哪儿快活呢?酒吧还是茶馆?”

   “我哪儿都没在,”张凯把心一横,索性道:“我出来的时候走得急,就带了几件衣服,身上就两百块现金。但是我也不想向她低头,没有办法了,才给你打电话。”

   对方并没有像那些熟人、朋友,立刻找理由推掉他,而是爽快地大笑起来:“身上没钱,还想给老婆下马威,你也是个气管炎啊。这样吧,稍微等一等,我来帮你想想办法,你把手机开着就行。”

   说完,对方挂了电话。张凯猜不出他说的是假话还是真话,是搪塞自己还是真心帮自己。不料五分钟以后,这哥们真的打电话过来,他告诉张凯,他的一个大哥,也就是他刚入行的时候跟过的一个人,现在住在北京某高档小区里,因为房子太大,他一直想找一个人和自己同住。他介绍张凯先去住几天,一切等他出差回来再说。他告诉张凯,这位大哥姓邓,叫邓朝辉,是位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接着,他把邓朝辉的家庭住址和手机号码用短信的形式发给了张凯。张凯一看,住的还挺远,便辗转了地铁与公交,来来到他说的那个区域。这一代一看便是富人区啊,房子都不太高,房与房的间距极为宽阔,花草树木郁郁葱葱,完全不像在北京。

   张凯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保安问他找谁?他说了门牌号和名字,保安便在小区外按门铃,没有人应答。保安说家里没人,不能让他进。张凯便开始给邓朝辉打电话,电话没有人接。张凯无奈,只能站在小区外面候着。一些人从小区大门中进进出出,张凯冷眼旁观着,不禁有些奇怪:他们如何住进这样的小区呢?

大约半小时后,邓朝辉回了电话。他告诉张凯,他正在附近喝咖啡,让张凯到咖啡店去找他。张凯向保安问了路,提着行李慢慢朝咖啡店走去。

   他没走多远,找到了那家咖啡店。小姐把他带到一个包间,他推开门,见一个穿着银灰色西服,打着灰蓝色领带的男人坐在里面。他的对面坐着四个人,这四个人衣着休闲也就罢了,但其中一人张凯颇为面熟,他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猜错,那人应该是个电影明星。他不知道哪一位是邓朝辉,只觉那个穿银灰色西服的男人举止有派,看起来颇为不俗。那人一见他便笑了:“你小子,这几天忙翻了吧?忙成这个样子就出差回来了?快,坐。”说完,他指着旁边的口座位让张凯落座。张凯坐下来觉得有一些不安,张嘴道:“我是王……。

   不等他说完,那穿银灰色西服的人回了挥手:“小王都给我说了,你们是好哥们。来,我给你介绍几位好朋友。”说着,他把那几个人向张凯做了一番介绍,说起那个电影明星的时候,也就轻描淡写的带了一句,这是谁谁谁。接着他介绍起了张凯,这番介绍可把张凯吓了一跳:“这是我的一个小兄弟的兄弟,目前是一家高科技公司的CEO,别看他穿得普通,家财万贯啊。”话音一落,张凯便觉得那几个人看待自己的眼光明显有了不同,他又不好分辩又不好纠正,只得微笑得点了点头。那穿银灰色西服的人叫来服务员,问张凯要喝什么?张凯说:“咖啡。”穿银灰色西服的人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最爱喝蓝山,可这里的蓝山味道不好,怎么样?来一杯苦咖啡提提神?”

   张凯心想,我他妈什么蓝山、拿铁都喝不出味道,苦咖啡就苦咖啡,他点了点头。服务员不一会儿就送来了咖啡。他坐在温暖的包间里,喝着咖啡,看着那个电影明星恭恭敬敬的听着那个银灰色西服大放厥词,什么品牌、什么营销。听着听着,张凯也来了兴趣,他忽然觉得和苹果吵架,离家出走是正确的,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竖着耳朵,喝着咖啡,听着那个男人的演讲,听到兴奋处不时的还插进去讨教几句。如此一来,包间里的气氛更加热烈了。不一会儿便到了晚饭时间,那几个人说晚上还有事情,改日再来讨教。接着又问那穿银灰色西服的人,让这位明星接拍广告到底行还是不行?那穿银灰色西服的人微微一笑道:“行与不行还不是看我怎么包装吗?我说他行他就行。”众人便又是一顿寒喧,这才告辞而去。

   他们走后,只剩下张凯和穿银灰色西服两个人,那人坐下来,向后一仰,打量着张凯,神情和刚才判若两人。张凯也知道自己装模作样的时候结束了,便笑了笑道:“你就是王强的大哥邓先生吧?我叫张凯。”说完,他必恭必敬的伸出一只手:“刚才听您谈的这些话,感觉很受用。”

   邓先生也伸出手,和张凯用力的一握:“我叫邓朝辉,你叫我老邓就可以了。怎么?被老婆赶出来了?”

   张凯点点头。

   “没事,”邓朝辉微微一笑:“先在我那待几天,手机别开,你也别联络她,她自然就服软了。”

   张凯哪敢说自己是有来无回,只是忙着点头。老邓为人挺大方,又喊进服务员,叫了两份饭,二人吃过了,这才回了家。邓朝辉的家确实很大,不是一般的大,是大得有点惊人,他一个人住着一个400平米的房子,有雪茄室,影音室,还有一家超大的书房。他带着张凯一间一间的参观,然后把自己一些心爱的小物品拿给张凯把玩,一个烟斗啊,一个纪念物啊。聊着聊着,他问张凯:“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

   张凯一愣,随口道:“游戏。”

   邓朝辉点点头:“游戏是好生意啊,就是有点缺德。”

   张凯一愣:“为什么?”

   “多少人打游戏打得玩物丧志,老婆孩子都不管了,事业也不要了。”他摇了摇头,长叹一声:“这是祸国殃民的东西啊。”

   张凯听了这话,脸微微一红。他不禁有些惊讶,这老邓怎么还有点忧国忧民的味道?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告诉过王强,自己在一家科技公司任职,王强当时问他什么职位?他随口说了一句CEO。这邓朝辉如此款待他,估计是把他当成了一个人物吧?张凯也不说破。而且他很喜欢和邓朝辉聊天,觉得这个人知识渊博、见识不凡,很有一种味道。邓朝辉显然是个不能寂寞的人,对着张凯滔滔不绝的说了自己的见闻,不仅是对游戏行业的想法,还谈及了他在这行业认识的人,似乎在社会上很有人脉。

   这两个人一个愿意说,一个愿意听,聊着聊着,居然很投机。邓朝辉又开了一瓶酒,跟张凯喝好几杯,这才安排张凯休息。张凯住在楼下的一间客房,客房布置得很是舒服,床超大,张凯觉得睡他一个人太浪费了,睡他和苹果两个人也浪费,至少应该睡四个人。

   他躺在床上,盖着柔软的真丝被,望着天花板。蒙蒙胧胧中,那巨大的水晶吊灯在昏暗的光线下看起来,像一个奇怪的物品。这和今天下午他窝在和苹果的小家里,打着游戏的生活简直是两个世界。不知道苹果过得怎么样了,她是否会生气?还是觉得自己走了好?最好一了百了,再也不要回去见她?张凯心里有些难过,要这世界上谁对他最好,大概也就是苹果了吧。默默的跟了自己七年,她到底图什么呢?他也不觉自己很帅,钱肯定也没有。想到这,张凯长叹一声,苹果是真心爱他,可真爱又怎么样呢?人总要想办法过生活,看到这个家里的一切,张凯觉得自己久违的欲望与野心又悄悄的在心里萌芽。如果他能给苹果买这样的房子,让苹果睡在这样的床上,不要说苹果,就是梨子、香蕉、水蜜桃都会觉得很愉快吧。

   他得想办法讨好这个老邓,和老邓交朋友,他得学习学习,这邓朝辉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成功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